推动大国协调合作,维护国际核军控体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16 18:47

  今年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生效50周年。近日,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强调条约是防止核武器扩散的关键基石,重申促进和平利用核能普惠共享,支持按照各国安全不受减损原则实现无核武器世界,促进条约普遍性和有效性,以应对新的核扩散挑战。

  当前国际形势中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持续增多,严重损害全球战略安全。五国发表上述声明无疑是一个积极信号,将有助于维护国际军控条约体系,维护国际和平与稳定。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国际核裁军与核不扩散体系的基石,也是战后国际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条约于1970年3月5日正式生效,现拥有191个缔约国。条约的初衷是防止核武器扩散,明确只有1967年1月1日以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即中、法、俄、英、美)才是合法的核武器国家。条约生效50年来,虽然其他个别国家拥有核武器,但从未获得核武器国家地位,并面临巨大国际压力。同时,条约也照顾无核武器国家的关切,规定核武器国家需通过谈判采取核裁军举措,并尊重无核武器国家和平利用核能权利。历史地看,条约核裁军、核不扩散与和平利用核能三大支柱总体得以平衡推进,为促进世界和平与经济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今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将举行五年一次的审议大会,正值条约体系面临严峻挑战。美俄核裁军进程严重倒退。美为给核导力量发展松绑,去年退出《中导条约》,现又对《美俄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的条约》(新START条约)延期态度消极。如美一意孤行,美、俄这两个核大国可能面临数十年来首次不受核裁军条约约束的局面。同时,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受到冲击。美无视国际法,大肆推行“极限施压”和双重标准,导致朝鲜半岛核问题和伊朗核问题延宕难决,个别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长期游离于条约体系之外。和平利用核能国际合作政治化苗头显现,日益沦为大国博弈的政治工具。

  正如五国外长在声明中所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成功并非注定,其前景也充满未知。中、法、俄、英、美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条约法定的核武器国家,应共同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推动审议大会取得成功,赋予条约促进国际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内涵。美、俄作为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应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责任,实现新START条约延期,并进一步大幅削减其庞大的核武库,为其他国家加入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上世纪80年代,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与美国总统里根曾宣示“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当前形势下,如果五核国能重申这一理念,将有助于展示对核武器使用的克制态度,防止核军备竞赛,减少核风险。五国应坚持在国际法框架下推动地区核热点的政治外交解决,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及地区和平稳定。五国也应在和平利用核能领域打造合作亮点,满足无核武器国家日益增长的可持续发展需求。

  中国坚定维护包括《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在内的国际军控体系。中国始终恪守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无条件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去年,中国重申“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理念,成为唯一这么做的核武器国家。中国积极推动朝鲜半岛核问题对话谈判进程,坚定维护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中国还积极参与和平利用核能国际合作,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事实胜于雄辩,中国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绝不是个别势力诬蔑的“修正主义国家”。

  美国大肆渲染大国竞争,中国则积极推动大国合作。去年1月,中国在北京成功主办五核国年度会议,推动五国就维护《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机制达成重要共识。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都应继续推动五核国协调合作,加强国际军控条约体系。同时,我们也要继续抵制单边主义和霸权行径,维护好自身的战略安全利益。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16日 16 版)

(责编:杨光宇、曹昆)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